选科面临困难 赋分遭遇质疑:新高考改革争议中
发布时间:2020-11-21  来源:未知  作者:苏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

  新高考改革自2014年在浙江、上海启动首轮以来,全国各地分阶段分地域稳步推进中。2017年,京津鲁琼作为第二批试点省市开始高考综合改革,并在2020年迎来了首批“3+3”新高考考生。2019年,广东、江苏、河北、重庆、辽宁、福建、湖南、湖北8省份作为第三批新高考改革试点省市,采用了“3+1+2”方案,在2021年也将迎来新高考“首秀”。

  此轮高考改革以生为本,从尊重学生兴趣、特长角度出发,赋予学生更多选择权。然而,在今年第二批试点省市的高考中,赋分选科引起一些争议和困惑。第三批8省份高考方案增加的“1”(物理或历史为必选科目),又产生重回文理分科老路、限制考生选择权的质疑。新一轮高考改革伴随着争议持续推进,应该如何坚守改革初衷,保证公平兼顾科学?

  1 分省分阶段试点,给予学生更多选择权

  在此轮高考改革方案中,考试科目与内容的改革是其中一个重要内容。语数外3科是必考科目,而另外3科选考科目由学生自己选择。在首批改革试点地区,上海是6个科目中任选3科,浙江则是7选3,这就分别给了学生20种和35种选择组合,体现了尊重学生选择性,尊重学生兴趣、特长发展的改革取向。

  第二批改革试点省市沿用了上海6选3的选科方案,即“3+3”模式,第一个“3”是语数外3科作为高考统考科目,第二个“3”是从物化生史地政6科中任选3科作为高中学业水平测试中的高考选考科目,以等级赋分的方式计入总分。

  以北京为例,“3+3”模式分为统一高考与等级性考试两类科目。2020年高考考试科目为语文、数学、外语3门科目,每科满分150分;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考试科目为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门,考生自主选择3门。根据“折算赋分方案”,等级性考试成绩由高到低分为A、B、C、D、E共5等,其中A等占考生比例的15%,B等占40%,C等占30%,D等占14%,E等不超过1%。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学生、北京2020年应届高考生小詹表示,新高考模式丰富了学科选择,一定意义上能够减轻应考压力,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传统文科或传统理科的学科组合,自主选择等级性考试科目充分尊重了学生的兴趣,对学生个人的长远发展更有益处。

  第三批改革试点8省市在第二批“3+3”的基础上做了调整,采用了“3+1+2”的模式,规定了选考科目中必须有物理或历史当中的一科,另外两科在余下的科目中任选,这个模式给考生提供了12种选择。

  作为第三批改革试点区,辽宁省本溪市高级中学高三年级主任李金秀说,“3+3”模式下很多人不选物理,“3+1+2”规避了这一点,更为科学。从目前来看,新高考改革还是给学生提供了一些选择权。“以我校为例,以前分文理,学校1000人中选文科的300人左右,而现在选择学地理科目的有400多人,选学政治的有400多人。”

  2 选科赋分带来挑战

  新高考改革也给学校、老师、家长、考生带来挑战。

  新高考的选科必然导致中学教学的改革,首先是走班制。走班制对学校的师资、场地、管理都有更高的要求。多个试点省市的学校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新高考带来的困难包括教室不足,师资有的过剩闲置,有的普遍短缺,教师编制跟不上、积极性不高,教学班、行政班交叉管理有难度等。

  南方某中学校长说,尽管目前“3+1+2”已缩小了学生的选择范围,但仍不同程度面临教师、教室的困难。有的城区学校面积小,基本一个多余教室都很难提供;有的学校历史、政治教师数量有限,教师调配存在困难。虽然理论上有12种选科组合,但有的农村学校可能只能提供给学生三五种选择,条件稍好的城区学校能满足7到9种选科组合已经相当不错了。

  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改革的初衷是让学生从自己的兴趣出发选择考试科目,然而在实际操作中,相当一部分学生、家长或学校更多是从避开竞争、更易拿高分、将来好就业等功利角度出发来选科。

  东北一所高中高三学生小张说:“看现在整个环境,报物理的同学最多,同学中学不好硬学的也有,就是觉得理科更好就业、可选报的专业更多。”该校高三学生小李说,他们班原来有不少同学想选地理,后来改成了生物,因为有说法是生物全省报的人更多,比较容易进前15%,拿A级。

  清华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学生、北京2020年应届高考生小赵说,虽然新高考改革让高中生对学科有了更大的选择度,但老实说,高中生对自己的认识还是比较有限的,不少同学实际上并没有特别喜欢、特别热爱的学科,还是像以前那样依据老师、家长的想法以及大学的专业要求选科。有些学校担心学生自己做不好选择,或者师资不够丰富,还是按照传统的学科组合进行教学。

  刚刚过去的北京新高考令部分家长、学生对等级赋分制公平性和科学性产生顾虑。一些北京家长认为,赋分分数(等级分)的高低受一起参加选考的考生人数影响,一旦个别科目发生考生弃考的情况,选考群体的原始得分分布有可能会呈极端负偏态,这时很多中上水平考生的等级分数就会比应有水平被低估很多。

  赋分分数(等级分)的高低受出题的难易程度影响非常大。有家长举例说:假设北京有48000名高考生,其中8000名选考A科目,如果有次考试出题者觉得难易适中,有480人考满分,那么考99分的第481人按照现行的等级分赋分规则将被赋为A4等级91分,此时,99分和100分的差距被等级转换分给扩大了。如果A科目出题非常难,全北京市选考此科目的考生最高分为95分,并且只有一人,第二名为89分,那么,第一名和第二名也将同时被赋为A1等级100分,这就带来不同分数的高分学生大量同分,难以区分的怪现象。

  一位北京今年的高考生表示,从最终的高考分数来看,2020届的分数明显比上一届高,且分数分布更密集,区分度很小,这与等级性考试的赋分方式有关,等级赋分只能展示头部学生的学科优势,并不能展示所有学生的真实水平,这就增大了中段学生的压力。

  3 继续深化改革的路径在哪里?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中心首席专家刘坚认为,新高考增大了学生在高中阶段的选择自由,包括选课的自由和考试的自由。“对中国的高中教育而言,高中生有选择一定比没有选择好。”刘坚说,高中阶段的项目制学习,能够让学生发挥兴趣爱好、特长潜能,对于学生来说非常重要。

  在他看来,降低共同必修内容的比例,增加高中阶段课程和高考的选择性,在选择中学会选择,在选择中发现个人的兴趣、爱好、特长、潜能,在选择中规划自己未来的人生,这是国际基础教育的发展趋势,也是国家培养高素质人才的必行之路,关乎整个国家未来竞争力。刘坚表示,从某种意义上,激发青少年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与求知欲,是实现人才强国的必由之路。

  事实上,先行先试的省份都在为改革探路,积累可行经验。比如第三批“3+1+2”的试点方案就是在前两批试点基础上的调整和优化。

  北京大学考试院的一项实证研究显示,自从江苏高考改革以来,“3+3”模式下物理遇冷,江苏籍学生进入大学之后的数理水平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下降趋势,在参加物理、化学等国际奥赛的顶尖学生中,已渐渐难觅江苏籍学生的身影。因此,第三批试点省市对学生选择权设制了一定限制,物理成为必选科目之一。

  中国教育学会原会长钟秉林说,这种调整一方面尊重了学生兴趣、特长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解决了改革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由各个省份进行尝试。

  对于“增加物理或历史为必考科目之一是否又回到文理分科的老路上”的质疑,一些专家认为,过去文理分科对于学生而言只有2种选择,现在“3+1+2”仍然给学生提供了12种选择,这就是进步。钟秉林说,学生在高中阶段过早地文理分科会造成知识体系的不完善,进到大学还要补课,影响人才培养质量。每一项改革举措都充满了争议,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关键是要做一个科学的研判,做一个正确的选择。

  多位教育工作者认为,新高考实施之后,学生进校选科制、分层教学、分组学习、走班教学成为一种常态。我国教育差异性比较大,有区域差异、城乡差异、校际差异,要尊重这个现实,多样化探索。目前出现的全走班、中走班和小走班3种不同的模式,可以根据学校具体的校情进行探索,不能一个模式一刀切。

  专家表示,改革的方向是对的,在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可以进一步论证和研究,比如考试的难度系数,考试的时间点,学生选科的指导怎么样更加科学,选考的赋分如何更加科学、具有可比性,在综合素质录取中如何进一步保证它的公平性,如何关注弱势群体等一系列的问题。总之,高考改革一定要坚持改革的初心,不要改了之后又回到应试教育的老路。



上一篇:西安交通大学2021年“少年班”招生简章发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