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代工帝国:鸿海与郭台铭的成功三部曲
发布时间:2016-12-26  来源:未知  作者:苏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

  郭台铭以鸿海旗下代工品牌富士康(Foxconn)为平台,历经数十年经营,构建起宏大而神秘的“代工王国”。鸿海集团也成为全球雇员最多的巨型企业之一,员工总人数超过100万人。

  鸿海科技集团(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服务集团,也是台湾地区最大的企业。富士康(Foxconn)是鸿海旗下代工品牌,承接台湾以外的代工订单。郭台铭以富士康为平台,历经数十年经营,构建起庞大而神秘的“代工王国”。作为苹果智能手机的主要代工企业,鸿海也一跃成为全球五百强排行榜上第25大企业。

  草根出身,白手起家

  郭台铭1950年诞生于中国台湾省,父亲是山西人,母亲是山东人。家庭穷困的郭台铭16岁进入海事专科学校,半工半读完成学业,之后服兵役,后进入航运公司做业务员。

  1974年,24岁的郭台铭用母亲筹集的十万元新台币,与朋友合伙开办了“鸿海塑胶企业有限公司”,生产塑料制品。公司后因经营不善而陷入窘迫,朋友撤股后郭台铭实现独资。当时黑白电视机刚刚在台湾地域兴起,公司就转为生产黑白电视机按钮,逐渐有了起色。1975年,公司更名为“鸿海工业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电视机高压阳极帽组件。之后,公司又成立了塑胶模具制造及开发部门,建立了标准生产线。1980年,公司新增设备生产家电产品零组件,并成立了化学电镀部门。

  1980年代初,台湾的经济飞速发展,不少开厂的人都做起了炒房炒地的交易。面对唾手可得的良机,已经拥有百万资本的郭台铭问本人:“我到底是以赚钱为目标,仍是准备从事长久的工业?”郭台铭选择了后者,决议把所得的每一分钱都投入到进一步扩充工厂、扩大产能中,同时提出了打造“先进制造力”的概念。设备和研发终于使鸿海接到了第一笔来自美国跨国公司的电子零件订单。

  但此后家电业势头渐衰,鸿海的生意也大受打击。经过市场考察,郭台铭懂得到电子游戏机及计算机是未来的成长主流,计算机连接器很有市场需求。鸿海开始从“制造导向”时代,走向“市场导向”时代。全球个人电脑时代开始后,郭台铭靠所掌握的成熟模具技术,以连接器、机壳等产品为重心,以“量大、廉价”为策略,迅速占领市场,成功打造出“连接器王国”。1982年,公司更名为现在的“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1985年,鸿海首度入榜台湾制造业1000至公司。1988年,公司台湾地区员工达到1000人,年营业额冲破新台币10亿元。1989年,鸿海已经跃升至台湾制造业1000大企业第294位。1991年,鸿海股票在台湾上市。

  扎根中国,运筹全球

  郭台铭从海外引入先进技术、设备,建立模具厂、冲压厂和电镀厂,先后涉足计算机机壳、连接器、线缆等领域,通过机械化生产和军队式管理,建立了价钱优势和品质保证,被众多品牌厂商选为代工厂。

  1985年,郭台铭创建了自有品牌富士康(FOXCONN),作为鸿海旗下代工品牌,承接台湾以外的代工订单。此后,郭台铭以富士康为平台,历经数十年经营,构建起庞大而神秘的“代工王国”。

  1988年,郭台铭赴深圳考核投资环境,并在深圳宝安区建立了中国大陆的第一个生产基地——深圳海洋精密电脑接插件厂。1993年,鸿海持续扩张深圳生产基地,并在苏州昆山建厂。1996年,开始建设深圳龙华科技园。

  1995年,鸿海公司营业额打破新台币100亿元,名列台湾制造业1000大企业第65位。许多世界级PC大厂成为集团重要客户。

  2000年,郭台铭首次提出要将“长期、稳定、发展、科技、国际”作为集团的未来定位和发展方向。2001年, 鸿海成为台湾民营制造业第一名的企业。2002年,鸿海精密跃居中国内地企业出口200强榜首,尔后多年坚持出口第一的位置。

  2004年,鸿海成为全球第一大3C(盘算机、通讯、消费性电子)代工厂。2005年,鸿海首度跻身《财产》全球500强,居第371位,并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代工厂。

  富士康在发展过程中逐步确立了“扎根中国,运筹全球”的发展战略,迄今在中国大陆、台湾、日本、东南亚及美洲、欧洲等地拥有200余家子公司和派驻机构。

  富士康在中国大陆首创业务初期,一切从零开始,在自己的工厂周围构建社区,公司员工都在富士康自成一体的深圳工业园生活和工作。位于深圳市宝安区龙华的占地约1平方英里的龙华科技园区,被视为郭台铭企业帝国的中心,有员工27万人。在几十座厂房中,苹果公司的iPod和iPhone、惠普公司的个人电脑、摩托罗拉的移动电话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在龙华基地,职工宿舍、消防队、医院、游泳池、餐馆、银行、杂货店和网吧一应俱全,10处大型员工食堂每天供给15万份以上的午餐,用工顶峰时天天招聘的新员工多达3000人。

  现在,鸿海集团已经成为全球雇员最多的巨型企业之一,员工总人数超过100万人。

  为苹果代工,成就光辉

  郭台铭称鸿海是“四流人才、三流管理、二流装备、一流客户”,他要做的首先是选客户。

  作为电子制造业的“隐形冠军”,鸿海(富士康)的客户几乎囊括IT产业所有著名品牌。这家亚洲科技巨头提供智能手机和显示面板等各种产品的组装服务,客户包含苹果(Apple)、思科(Cisco)、戴尔(Dell)以及索尼(Sony)。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苹果公司。苹果最热点的iPhone、iPad一度均出自富士康设在中国大陆的工厂。

  鸿海一进入个人电脑范畴,就把客户锁定为戴尔、康柏等国际一流大厂。为了拿到康柏公司的订单,郭台铭在康柏总部旁投资建了一个成型机厂,康柏只要有新设计,当天就能看到模型,终极取得了康柏的长期订单。

  鸿海不断拓宽产品线,利用规模经济和互补效应,抵销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和行业对手的威胁。通过严格管理、技术积聚和硬件进级,鸿海最大水平地晋升了生产制造能力,将富士康打造成代工领域的一面“旗帜”,从计算机硬件、通讯设备到各类消费性电子产品,简直无所不能生产,为客户制造高规格、高品质的产品。为坚固与这些大厂商的关联,鸿海专注到只为制造而不去打造自主品牌,全球最挑剔的企业都放心地将生产订单交给它。

  郭台铭确信,供应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供应链的管理不是只有成品的物流,应该是到制造端的物流,制造的供应链,甚至到原资料的供应链。整个供应链把它串起来,对于整个经济的赞助就会非常大。

  1998年,库克开始担负苹果公司的运营主管,库克接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整顿苹果公司的制造和分销网络。库克发现,当时苹果公司成本掌握得并不好,生产周期时间也不理想。苹果公司的工厂成本高但生产效率却很低。因此,库克开始斟酌雇用外部制造商。

  2000年,鸿海接手生产iMac,因为鸿海在大陆投资兴办的富士康当时已经拥有了很高的国际荣誉。苹果公司把产品生产转移到中国还有一个原因是,设计团队开始设计铝材质的产品,而铝的供应链就位于中国。一开始应用金属铝的时候,苹果曾经尝试和美国本土的生产商协作,但供应商在限期内并没能拿出外壳的样板来。心急火燎的苹果公司来到中国,询问一直为苹果生产成型部件的富士康是否能制作根本的金属板,富士康则表现会研究产品,保障知足所有规格。于是,Mac mini开端在富士康生产,iPod mini和其他产品也紧随其后。富士康在苹果产品的制造环节获得了不可或缺的位置。现在,富士康有多达50万的员工手工组装iPhone和iPad。

  全凭个人奋斗的郭台铭

  无依无靠,全凭个人奋斗,外加一点运气,在特定年代中获得贸易的成功,郭台铭身上有着浓厚的个人英雄主义做派,短暂的从军阅历又使之成为军队式管理的推崇者。

  郭台铭祖籍山西,他很喜欢同是山西人的关公。关公非常讲义气,郭台铭觉得信任从某些角度来讲,也是义气。郭台铭最敬仰景仰的企业家是王永庆。有一次郭台铭带着儿子去见王永庆,王永庆只送他儿子两个字:“信用”,就是扎扎实实做事,讲得出来就要做到,不要好逸恶劳。

  郭台铭认为,胜利有三部曲,第一是有好的策略,第二是一定要有决心,第三是办法能够转变。郭台铭的字典里没有“管理”这两个字。他认为,有责任的人是不必治理的,没责任的人管理也没用。郭台铭也不认为有竞争对手。他说,有些公司以购并增加营业额,但是鸿海的购并是以技巧互补为主,不是为了营业额。郭台铭以为,鸿海的“对手”只是代工组装,没有垂直整合的才能,但鸿海有寰球的供给链。

  郭台铭感到造诣感,成长的动力起源,是赢得员工、股东、社会的信赖。郭台铭把信任分为五个角度,分离是员工对公司的信任、股东对公司的信任、客户对公司的信任、上下游策略搭档对公司的信任、还有社会对公司的信任。

  让员工信任公司,经营者要先做到以身作则、言行合一、公私分明。让股东对公司信任,第一要看公司有没有做假帐、会计是不是正确,第二是对经营能力的信任,第三是公司是否正派经营。客户对公司的信任,一个是品德、一个是服务、一个是本钱竞争力。策略伙伴对公司的信任,基本树立在最艰苦的时候,可以彼此辅助。社会对公司的信任,表示在遵法、征税、帮助弱势团体三个方面。

  郭台铭非常节省。他说,父亲是公务职员,给他很好的身教,教他安贫乐道。她最快活的事,就是妈妈亲身下碗面给他吃。他是山西人,吃碗面、水饺、包子,就很舒畅,一点都不认为不好。他希望鸿海给社会的印象是苦干实干、循序渐进、诚老实实、正派经营。一分耕耘,一分收成,固然辛苦一点,但是很踏实。

  从“制造的鸿海”到“科技的鸿海”

  鸿海精密在OEM(代工)领域做到了全球第一,也就涉及到了这个行业的天花板,近年来鸿海精密的利润率一路下降。2010年,富士康因多起员工自杀事件遭遇舆论质疑,也让郭台铭做出了转变,将一些大型工厂的员工工资上调一倍,并将工厂迁至距员工故乡更近的处所。

  早在2003年,富士康就创立TFT-LCD面板专业制造公司群创光电(Innolux Display Group)。2009年,群创光电采取换股方式合并大型液晶面板厂商台湾奇美电子。之后又与台湾著名液晶面板厂商统宝光电(TPO Displays)合并,跻身为全球第三大液晶面板供货商,2010年5月正式合并后形成新的公司,仍叫奇美电子Chimei Innolux。2012年11月,奇美电子正式更名为“群创”。

  2013年的时候,苹果拉入台湾另一大代工厂和硕(Pegatron)生产iPhone,两家代工厂商因此产生了竞争。近年来,苹果产品的销售增长涌现趋缓的势头,这也促使鸿海精细加大了研发投入力度,从单一的制造业企业向研发和制造兼有的复合型企业转变。

  2016年,鸿海集团收购了日本老牌电子企业夏普(Sharp),并将此视为获得先进技术并走向全球的契机,试图从部件供应商转型为一家拥有自主品牌产品的生产商。郭台铭要将夏普的专利转为技术、将技术转为产品。夏普已经决定结束向韩国三星电子和中国海信集团供应电视LCD面板,希望重振夏普液晶电视AQUOS品牌。

  富士康还购置了微软(Microsoft)两年前从芬兰诺基亚(Nokia)收购的手机业务的制造、销售和分销部门。微软已经与一家新成立的芬兰公司HMD达成协议,由后者在消费电子领域重新启用诺基亚品牌,而诺基亚品牌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将由富士康制造。

  目前,鸿海集团业务波及消费性电子产品生产制造,各式衔接器产品线及零组件,精密金属加工零件与工程塑胶组件,资讯产品用之机械精密零组件、准系统,休会式科技服务及销售,宽频通讯产品、无线移动式通信产品、局端通讯产品等。

  鸿海拥有许多的专利。这些专利踊跃维护了鸿海全球的创新技术与知识产权。截至2015年底,鸿海全球专利申请已累计139,200 件,核准量到达75,200 件;2003-2015年持续13年获台湾地区专利申请及核准量双料冠军。鸿海2006-2014年连续9年在美国 专利核准量排行榜位居华人企业榜首。

  身为全球最大电子制造服务集团的鸿海,已经成为台湾科技业的窗口。相较于其余台湾电子业公司,鸿海与全球科技产业的呼吸步调更为一致。基于“把专利转为技术、将技术转为产品”的思考模式,鸿海集团已经在云运算、移动终端、物联网、大数据、智能生活、智慧工作网络及机器人等七大领域深入布局。

  



上一篇:成本下降技术升级 工业机器人将普及
下一篇:苏州交警发布高速绕行方案 出行前可先查交通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