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高校招聘禁对人才称号“明码标价”
发布时间:2020-12-23  来源:未知  作者:苏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

  教育部近日公布《关于正确认识和规范使用高校人才称号的若干意见》,剑指学术圈唯“帽子”倾向。意见明确,不把人才称号作为评价人才、配置学术资源的唯一依据,不单纯以人才称号获得者数量评价人才队伍建设成效;要完善人才称号退出机制,对不能按相关规定或合同约定履行岗位职责的,解约退出;招聘时,高校不针对人才称号获得者发布“明码标价”的招聘广告。

  教育部人事司相关负责人指出,高校是人才聚集的高地。近年来,教育系统以实施人才计划为牵引,吸引和集聚了大批高层次优秀人才,带动高校人才队伍建设取得显著成效。但由于人才评价制度还不够合理,体制机制还不完善,改革举措落实还不到位,“唯帽子”的问题依然存在,亟需通过完善制度予以克服。

  规范使用高校人才称号,首先要解决应该“怎么看”的问题。为此,意见明确,人才称号不是给人才贴上“永久牌”标签,也不是划分人才等级的标准,获得者不享有学术特权;不将高层次人才等同于人才称号获得者,不把人才称号作为评价人才、配置学术资源的唯一依据,不单纯以人才称号获得者数量评价人才队伍建设成效,扭转以“帽子”为牵引建设人才队伍的不良倾向。

  教育部提出,推进人才计划改革,精简教育领域各类人才计划,对原有人才计划进行优化整合,层次相近、措施相似、力度相当的不再重复设置,原则上不再新设;在相同层次人才计划实施中,高校要避免重复推荐人选,同一人才在计划支持期内只能获得一项;同时,认真检视正在实施的人才计划,明确定位,完善制度,依法管理;对人才计划实施效果进行评估,实施成效不佳、重复支持、没有实质性支持举措的要及时终止。

  在岗位管理上,高校应加强对人才称号获得者的合同管理,建立健全中期履职报告、聘期考核制度和重要事项报告制度;健全兼职兼薪管理制度,加大对人才“双聘”“多聘”情况的监管力度;完善人才称号退出机制,实现人才计划能进能出;对有违反师德师风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强制退出并撤销称号及入选资格,实现人才计划能进能出;对支持期已结束的,原则上不再使用相应人才称号,确需使用的要标注支持期,如未规定支持期需标注入选年度。

  在人才招聘和引进方面,高校应精准提出人才招聘和引进岗位需求,不将人才称号作为硬性指标,不针对人才称号获得者发布“明码标价”的招聘广告;统筹用好国内外人才资源,不将国(境)外学习或工作经历作为人才招聘引进的限制性条件;严格依照法律政策规定和合同约定招揽和引进人才,不得招揽在支持期内的高层次人才,禁止采取“不要人事档案、不要流动手续”或另建人事档案的违规做法招揽和引进全职人才。人才成果严格按照署名单位认定、不随人走。发达地区不得片面通过高薪酬高待遇竞价抢挖人才,特别是从中西部、东北地区挖人才。要合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探索建立高层次人才流动的前期培养投入补偿机制。鼓励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人才称号获得者与学校签订长期服务合同,为实施国家和区域发展战略贡献力量。

  对在支持期内的人才称号获得者,高校要按照政策和合同约定落实配套的条件保障;对其他人才,要健全针对性、普惠性支持措施,原则上不设置年龄、资历等非学术性门槛,最大限度激发人才创新创造活力。

  涉及高校的各类评估评价评审中,应当如何看待和使用“帽子”?意见也给出答案:

  教学评估和学科评估要坚持对师资队伍质量进行综合评价,不将人才称号和数量作为评价的直接依据,减少评价结果与学术资源配置直接挂钩;在人才评价、职称评聘方面,要把思想政治素质和师德师风放在首位,突出教育教学成效,强调科学设置评价指标和考核周期,优化评价标准和方式,合理运用综合评价、分类评价、代表性成果评价、同行评价等方式科学开展评价;在各类学科基地评估、学位点申报、项目评审、评奖评优方面,要建立与其特点相适应的评价指标体系,不得将是否获得人才称号或人才称号获得者数量作为限制性条件或评价的重要内容,有关申报书中不设置填写人才称号相关栏目。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不得以获得人才称号作为宣传重点,不发布关于人才称号的各类名单、统计、排行,不引用和宣传其他机构以人才称号为主要指标撰写的报告、编制的排行。不得将科研项目(基地、平台)负责人、项目评审专家、高被引论文作者、学术组织负责人等作为人才称号加以使用、宣传。



上一篇:全新国际合作项目为中国学生提前开启新西兰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