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修脚师”的“听诊、治疗”过程——确保列车行驶安全
发布时间:2018-07-11  来源:未知  作者:苏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

轮轴组装工作作业精度常以毫米为单位计算。

图为轴箱检修。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王志伟 摄

  在数控车轮镟床上,火车轮轴飞快转动,轮轴踏面与镟修刀具的摩擦面不时冒起一团团浓烟,夹杂着飞溅的火花。

  进入7月,长沙迎来暑运高峰。据统计,广铁预计运送旅客8650万人次,日均139.5万人次。火车和人一样,路走多了就会起“脚茧”,而轮轴就是火车的脚。近日,记者来到广铁集团长沙车辆段,跟随火车“修脚师”给列车“脚”部进行“听诊、治疗”,确保火车运行安全。

  “探伤” 给轮轴做“B超”找出裂纹

  7月5日,记者来到位于车站南路的广铁集团长沙车辆段。工作人员带记者来到一间老式厂房前,门口写着“轮轴检修库”。走进厂房,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空气中夹杂着刺鼻的机油气味,耳边只听到机器轰鸣声。

  “火车轮轴大概两年就需要进厂检修,轮轴从解体检修到最后组装,要经过清洗、‘探伤’、镟轮、磨轴、组装等十余道工序,使用数十种测量工具校验尺寸。”长沙车辆段检修车间轮轴检修班组车辆钳工赵柏亮说,轮轴清洗是进库检修的第一步,一般在夜晚进行,检修工人需将轮轴上的生活污水等污渍洗净,才能进入下一环节。

  说话间,赵柏亮带记者来到轮对“超探”间,清洗后的轮轴通过轮带运送至此,进行“探伤”。

  “‘探伤’如同给轮轴做‘B超’检测,是利用超声波仪器找出轮轴上的‘伤口’,检查轮对表面外露部分的裂纹。”记者看到,一位工人“探伤员”在一台半人多高的仪器前操作,机器手臂探头深入车轮轮轴,伴随着持续发出的呜呜声,屏幕上不停地闪烁着一串串数据。

  “用细如发丝来形容轮轴的裂纹一点都不夸张,有的轮轴裂纹仅仅是发丝的几分之一,肉眼很难查看出来。” “探伤员”说,“列车所有受力部分都在轮轴上,这些小小的裂纹就有可能切断整根车轴,引起列车颠覆。”

  “仪器的精确度能达到0.1毫米。如果轮轴出现1毫米的裂纹,就是很严重的‘内伤’。”“探伤员”说,“另一方面,‘探伤’要求操作人员的心比裂纹更加细致,能根据仪器给出的波形数据判定是否存在缺陷、裂纹。”

  镟轮

  修掉轮轴“脚茧”保证高精度

  经过“探伤”后,轮轴来到镟轮环节。

  这是一个两层楼高的通透式仓库,里面密密麻麻放着一条条轮轴。仓库中间,两台数控车轮镟床正在作业。记者看到,镟修前的轮轴如同人的脚上长了“脚茧”,表面黯淡无光。把“脚茧”镟修掉后,轮轴恢复了亮银色的光泽,再送至下一个环节。

  此时,一条轮轴被吊具推送到数控车轮镟床上,镟轮工麻利地给轮轴戴上轴承防护罩、顶起对位调整、装夹、输入镟修数据、对刀、启动,进行轮对镟修。

  “镟修‘老茧’轻了没效果,重了容易伤到‘肉’。”镟轮工说,“镟轮对技术、精度要求都非常高,每次镟修量最多不超过8毫米,同轴轮径误差不能超过1毫米。”

  说话间,镟轮作业开始,车轮慢慢滚动、加速,震耳欲聋的“轰隆隆”响彻仓库。镟头高速转动,不时飞出长短不一的铁屑,卷曲的铁屑如同滚烫的荆棘,带着尖刺,时而砸在防护网上。摩擦面由于温度过高,不时冒出一团团浓烟,夹杂着飞溅的火花。

  “金属间的高速摩擦加速了温度上升,夏天操作间温度可达50℃。而这些飞出的铁屑温度高、力度强,打在身上能把衣服烧个小洞,要特别小心。”在镟修过程中,镟轮工坐在离镟床仅1米的位置,集中注意力观察镟刀位置,通过发出的声音随时调整镟修量和镟修速度。他拿着铁杆,不时把堆积在车轮下的铁屑刨下来。在高温与异味的“夹击”之下,镟轮工汗流浃背。

  镟修完毕,镟轮工拿出轮径测量仪、踏面检测器等专用工具,对轮对轮径、踏面磨耗等进行测量,确保镟修后的轮轴数据符合工艺要求。

  组装

  苛刻作业流程确保分毫不差

  “轮饼、车轴、齿轮、抱轴承……我们承修的配件都是‘铁疙瘩’,重的将近一吨。”在轮轴组装检修间,轮轴检修工指着场地上一堆堆待组装的齿轮、轮饼等部件介绍,轮轴组装检修要求在无尘环境下进行,在机械和人工的精准配合下,将列车轮饼、齿轮与车轴完美地压装在一起。

  “这是安装防尘挡圈,这些防尘挡圈都是加热到148℃。”在赵柏亮的提醒下,记者看到一名轮轴检修工戴着耐高温手套,从电热干烤箱里取出一个防尘挡圈,利用热胀冷缩原理,小心翼翼地安装至轴径上。高温金属一接触,瞬间冒出一团浓烟。

  记者看到,在轮轴组装检修间的墙壁上,几台显示屏不间断地播放着轮轴组装检修标准化作业的视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次组装之前,尽管每个部件、每道工序都有作业者和专职质检员的层层把关,但轮轴检修工人仍得仔细检查外观状态,并一遍遍核查技术尺寸,力求做到分毫不差。

  “轮轴组装工作技术含量高,质量要求严,作业精度常以毫米为单位计算。”赵柏亮说,轮轴组装采取注油压装、过盈配合的方式,过盈量的大小决定了组装质量,过盈量大了易使轮对崩裂,过盈量小了则易造成轮饼脱落,必须恰到好处,否则都将危及行车安全。也正因如此,轮轴组装工作有着一套近乎苛刻的作业流程和技术标准。

  广铁集团长沙车辆段相关负责人介绍,湖南境内的普速列车、长株潭城际列车的车体、轮轴等部件检修都由该段负责。今年暑运期间,该段所有职工全部在岗,精心检修每台列车的部件,保障列车跑得更快更稳。(首席记者 吴鑫矾 通讯员 马鑫 洪天祥)



上一篇:0元体验免押金?记者体验共享汽车出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