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路人的夏、苦兮、爽兮
发布时间:2018-08-28  来源:未知  作者:苏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
今年的夏天似乎特别的热,连日的晴天,烤得路上都冒火了。我只在室外走了几百米路,背上就被汗湿透了,躲进办公室吹了十几分钟空调才缓缓吸干了身上的汗。我想我的同事们,你们要拿着洋铲、铁锹在这炽热的阳光下,挖着坑、铲着砂,是如何苦渡这夏? 早年我在养路道班,也是年年的夏天、年年的愁着过。天刚擦亮,我们就检上工具、推着板车,迎着微弱的晨光上路了。昨日被高温炙烤晒蔫的野草似乎还没喘过气来,一下一下挣扎缓缓地在舒展自己的技叶。叶子尖上的露珠随着叶子的摆动,一闪一闪,闪着银光。蟋蟀在草丛中,还在比着嗓音,此起彼伏窸窸地叫着。黑色的大蚂蚁,也似乎像我们养路人,起个大早,排着长长的队伍浩浩荡荡,去寻找家里的嚼食。微风吹来,给我们赶早的人们一点凉爽。大家你修坑,我铲砂。趁着这热力还不强灰黄的斜阳抓紧多修路面。太阳不断往上升,渐渐地升到头顶,毒辣的灼热不断地往肉里钻。同事们先后戴上了草帽,穿上长衣长裤,全付武装。干事的劲头明显减了下来,杨队长招呼大家移到有树阴地接着干,不一会太阳变得赤白,树阴也在变小,缩向树兜,还慢慢地走出路面。大家无阴可躲了,似晒在路上的干物。话声小了,开始了气喘,汗水湿透了每个人的衣服,“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意犹未尽,惜惜地收工。 下午四点,上工时间又到了,中午几个小时的曝晒,路面都冒着闪闪的白光。赤脚踏上路面都会灼得本能地缩回鞋里。同事们懒懒的、慢慢地穿着衣帽、脚总不愿踏出屋阴,你挨我,我挨你,推着他人出门。炙热的阳光像毒箭射得你睁不开眼,大家都把草帽戴得低低的,扯着衣裤遮住每个露出的肉体。拆束挡阳树枝,没到作业现场,叶子就蔫了。挖坑铲砂又干开了,汗水又湿透了大家的衣裤,同事们都时不时地抹去遮住眼睛的汗水,扇动衣服给自己降温,有几个多嘴的。开始唠叨天文地理,家长里短,时不时还冒出几句恽话,引得大家不时地漏出几句笑声。大家干劲似乎强击了一下,又放弃了停一下的念头,过往的老司机,看见我们几个曝晒下的养路人,会按上几声喇叭,以示敬意,带给我们几个养路人阵阵凉意。 月亮已挂上了天,太阳只留下了灰灰的余光,杨队长说“做事也看不太清,大家也累了,今天就收工吧。”只见空中蜻蜓飞来飞去在追逐着什么,树上的知了还在“唧唧”唱着最后一班歌,时一阵热风,时一阵凉风,吹去我们身上不少的馊味。几个年轻一点后生,边走边敞开喉咙,高声吼唱几句,以尽快吐出心中的燥火。 这几天的太阳确实的热,身体的疲痨总也不得缓,今天关了响,我早就叫大师傅给我去老表家打了一壶水酒,加了两个菜。我邀上了几个酒友,在寝室里拼上两张板凳,大家喝着酒,聊着天,你敬我一碗,我回你一盅。不知不觉,大家都有点醉意,睡意也渐渐的浓了,“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死死的一觉睡到天亮,几天的疲痨也一扫而光,精神也开始抖擞起来,几个月苦夏我们挺过去了,年年的苦夏也都这样一天天的挺,一天天的过,只是人黑了,消瘦了,但精神焕发。 今年这苦夏,不知同事们是怎样过,你们一定会有高招平安渡这夏,祝你们夏日也快乐。

上一篇:慈湖海事处、河道部门联合开展夜间执法行动
下一篇:石跋河大队强化到港船舶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