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娱乐网:未经作者同意 “外婆”改“姥姥”侵权吗?
发布时间:2018-06-25  来源:www.szcgs.com.cn  作者:苏州交通车辆管理所

上海小学语文二年级教材中一篇课文,将原文中的“外婆”全体调换成“姥姥”,近日引发网友热议,一时激发微信友人圈的刷屏。随后有网友猜想,外婆变姥姥,是由于《古代汉语词典》中,“外婆”一词被标注为方言词汇,而“姥姥”则没有这样标注。23日,上海市教委做出回应:将和作者沟通,把“姥姥”改回“外婆”。随着事件发酵,课文的原作者李天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露,出版社无论是收录仍是修改这篇作品,都没有征求过她的意见。热烈过后,此事波及的法律问题却依然有待解答:出版社常会对文本进行改编,当改动的局部语义相同,改编是否侵犯作者的著作权?教材存在公益性质,无需经过作者同意就可以收录作品,那么为了教学识字需要进行改编,是否也可以理解成合理使用,不构成侵权?

最新进展

上海市教委:迅速整改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上海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书第24课《打碗碗花》,将原文中的“外婆”改成了“姥姥”。之后有网友宣布疑似上海市教委的回应截图,该回应称,“姥姥”是一般话词汇,“外婆”则属于方言。

此事随即引发烧议,不少网友认为,“外婆”和“姥姥”同样都能表示外祖母,不宜进行修改。更有网友调侃,“想听《姥姥的澎湖湾》”“摇啊摇,摇到姥姥桥”。

6月21日,上海教育出版社对此事发布了情形阐明,解释中指出,沪教版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教材把“外婆”改成“姥姥”,是为了落实该学段识字教养义务的须要,“外”“婆”“姥”三个字,都是小学二年级识字教学的基础任务,之前网友发布的截图,系对出版社另一教材翻译问题的回应,与此事无关。22日,课文原作者李天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回应称,出版社使用文章和换词都没联系过她。

跟着事件发酵,6月23日,上海市教委发声,责成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与上海教育出版社敏捷整改,向作者和社会各界致歉,并与作者沟通将文中的“姥姥”一词恢复为原文的“外婆”。而在当天,教研室和出版社也做出了致歉声明。

法律探讨

1

不经作者同意收录作品,教材出版社是否侵权?

专家:“除声明过不能收录外,可不经同意收录,但须署名并支付报酬”

宜春商报记者注意到,出版社发布的上述致歉声明中特殊提到:收录课文时未与作者沟通、修改课文时也不征求作者看法,确切存在不当之处。原作者李天芳也表示对出版社使用文章和换词并不知情。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常识产权核心特约研讨员赵占据在接收宜春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教材的著述权维护有必定的特别性,九年制任务教导的教材能够收录作品,而不必经由作者批准,除非作者发表过“不能收录”的申明。

宜春商报记者留神到,《著作权法》第二十三条划定,为实行九年制责任教育和国度教育计划而编写出版教科书,除作者当时声明不许应用的外,可以不经著作权人允许,在教科书中汇编已经发表的作品片断,或者短小的文字作品。

“依据著作权法,作品在教材上的使用,更多地被认为是一种公道使用,和贸易行动有一定差别。”对此,四川瀛领律师事务所律师任毅这样解释。

只管如斯,赵占领告知记者,固然教材收录作品毋庸经过作者赞成,但出版社依然还要给作者署名,并且要接洽作者支付报酬,原作者作为著作权人,仍然领有《著作权法》规定的其余权利。

2

“外婆”和“姥姥”含意雷同,修改是否构成侵权?

专家:“是否侵权,主要看是否改动核心思惟、主题、抒发风格”

“注意,著作权许可的是不经过作者同意‘汇编’,而非‘改编’。”针对改编是为了教学需要的回应,泰和泰律师事务所专利代办律师杨栩认为,“外婆”改成“姥姥”,依然构成侵权。杨栩认为,法律在针对教材的著作权保护方面做出了特殊规定,同时又明确规定不得侵犯著作权人的其他权利。

杨栩先容,《著作权法》第十条明白规定,作者享有“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曲解、改动的权力”,出版社的做法应视为对作者“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侵占。杨栩表现,在这里对“歪曲、篡改”的定义,应作扩展说明,不能仅从字面去懂得,也不能以“外婆”和“姥姥”是统一个意思,“外婆”属于方言,且不存在歪曲、篡改等为由,而随便修改作者的原文。“作者在原文中使用‘外婆’,合乎当地的语言习惯,僵硬地改为‘姥姥’,是否与当地的语言习惯环境心心相印呢?而且假如可以将‘外婆’改为‘姥姥’,那么,是否就可以将文章标题中的‘打碗碗花’改成动物的大名了呢?”

四川瀛领律师事务所律师任毅认为,说这种行为侵犯原作者的著作权比拟牵强,一定要细究的话,可能涉嫌侵犯著作权中的改编权。任毅表示,通常“外婆”和“姥姥”语义是相同的,断定是否侵权,要害在于“外婆”在文章的语境中,是否有特定的涵义,是否代表作者感情的表达,是否传递出某种特定的信息。如果是,那么就有可能侵犯著作权中的改编权,否则就只能看成是同义替代,不涉及侵权。

而在赵占领看来,是否侵权尚有争议,但他个人以为教材出版社的做法不形成侵权。他认为,此类修改是否侵略修改权跟掩护作品完全权,重要看修改的内容是否仅仅是简略的文字性编纂,是否修改了文章的中心思维、主题、表白作风。“比方报社编辑对记者的文章进行修正,将书面语化的舆论修改得更书面化,并矫正错别字,那么这就属于畸形的文字编辑,谈不上侵权。”宜春商报记者 祝浩杰

上一篇:台湾女子骑车疑撞救生圈架 跌落排水沟不治身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