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停被查 一家三口竟殴打交警
发布时间:2017-09-0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晨报讯 记者从合肥市蜀山区法院懂得到,该院近三年来共受理妨碍公务案件34件。法官提示,对国度机关工作职员在履行公务时做出的详细行政行为不满或以为不当,可提出行政复议,遭受执法人员暴力执法或不法行动,向执法人员所在机关投诉,切勿因逞一时之勇,而受到法律的重办。

    妨害公务案频发

    蜀山区法院受理的“袭警”案件中,被告人年纪最大61岁,最小的23岁,其中70—80后占多数,被告人均文化水平较低。

    该院3年来共受理妨害公务案件34起,涉案42人,女性犯罪嫌疑人为13人,盘踞整体人数的4成,她们的犯罪恶为重要体现为采取抓、踢执法人员身材或撕扯其衣服等暴力手段阻挠执法。

    据经措施官剖析,妨害公务案件表示动身案率高、易发群体性事件等特色。此类犯法行为的嫌疑人大多事先不预谋,在管理与被治理、处分与被处罚中抵触对峙激化,多数为回避处罚或不满执法手段,采用的暴力手腕多为辱骂、推攘跟拳打脚踢,动用工具少,暴力水平较轻,且迫害成果较小。

    需要留神的是,该类案件中酒后滋事比重较大,因公安执法人员(包含民警、交警和协警)是存在特别身份群体,常常须要处理紧迫事务,在严厉依法文化执行公务时,被执行对象一旦醉酒,易引发抗拒执行行为,乃至辱骂殴打执法人员造成身体侵害。

    醉驾男耍酒疯获刑6个月

    2015年5月初清晨,被告人王某酒后驾驶摩托车与出租车碰撞产生事变,遂追打出租车司机,当交警赶赴现场后,王某对交警进行殴打。公安民警出警赶至现场后,王某拒不配合,在警车内将协警咬伤,并在公安机关殴打民警。经测验,王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52.8mg/100ml,属醉驾。案发后,王某近亲属代为赔偿了受害者经济丧失并获得了体谅。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王某形成危险驾驶罪和妨害公务罪,因其被迫认罪构成坦率且其近支属代为抵偿局部人员相干经济损失,故从轻暨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一家三口殴打交警同受罚

    2016年2月初上午11点许,何某违章泊车被交警处理进程中,拉拽交警李某禁止其分开,并先后打落执法记载仪和协警刘某手机,阻拦摄录及辱骂、要挟。李某和刘某把持住何某并恳求声援后,闻讯先后赶至的何某儿子和妻子,均对李某及刘某进行殴打、威逼,被赶至现场的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归案后,三被告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三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属于独特犯罪,但何某妻子所起作用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因三被告暴力袭击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依法应予从重处罚,因构成坦白,可从轻处罚,故依法判处何某及其儿子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零2个月;判处何某妻子有期徒刑9个月,缓刑1年。

    晨报记者 周勇 通信员 程磊 张昭

    ■法官提醒

    遇粗鲁执法可投诉,勿逞一时之勇

    “跟着社会经济发展和国民文明程度的进步,少数干部在个人好处遭遇执法运动影响时,往往通过私力接济,通过暴力抗法打算蒙混过关,未能从维护别人正当权利和维护畸形的社会管理秩序的角度斟酌,从而在发生矛盾时轻易走极其。”安徽龙国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穆鸿表现,公安民警作为保护社会治平稳定的国家力气,只有他们本身的保险得到保障,才干实现维护社会稳固、大众平安的重担。

    法官提醒,如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公务时做出的详细行政行为不满或认为不当,可提出行政复议,对执法人员暴力执法或不法行为,向执法人员所在机关投诉,当对投诉不予受理或者对处置成果不服的,向同级国民政府或上一级行政机关投诉,也可抉择向纪委投诉,并供给相关证据或证实,切勿因逞一时之勇,而受到法律的严惩。

 

 



上一篇:交警高速一大队办事大厅暂停办公8天
下一篇:没有了